杨浦信息港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梧桐微小说雨夜出车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4:31:07 编辑:笔名

屋外,雷声阵阵,大雨哗哗。  晚上十点多,我正要睡觉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  “杨桥吗?请你立即到县上把我爸接回来!”  打电话的人自称徐名花,住在荷花村。她说她的丈夫陈雨欣不在家,而公公在医院里已经病危。因为公公不想死在医院里,所以请我连夜去把她的公公以及她的婆婆拉回家来。  如果死在车上咋办?这个可怕的疑问首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  我们私家车忌讳拉死人,所以我沉吟半晌也没有答复。  徐名花似乎明白我的心思似的,马上又说:“你放心,我爸今天晚上可能还不会死。”  无奈,我只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。  几分钟后,我就驾驶着心爱的北京现代上了路。  一百二十七公里路程,再加上瓢泼大雨,我真有点儿胆怯。  要讲技术,那是没说的。晴天我可以背着交警或者电子眼把车开到一百三十码以上,但此刻,我只能把车开到八十码。因为雨太大,刮雨器似乎失去了作用。  崭新的汽车在黑夜和雨雾中艰难地行驶,晴天只走半个小时的路程我竟走了五十分钟。  快走出山口时,一个浑身水淋淋的男子突然拦在了车的前面。  黑暗中,看不清那个男子的脸。我以为他要搭车,就把车停在了他的面前。  谁知他上车以后,却闪电式地掏出一把几寸长的水果刀抵住我的心脏说:“把车给我,快!”  我无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只得把车乖乖地让给了他。  他开足马力,一溜烟跑了。  我欲哭无泪,马上向附近的一个朋友家里走去。  那个朋友是开出租的,我想请他帮我追车。  这时,我已经成了落汤鸡,浑身上下连一根干纱都没有了。  刚敲开朋友的家门,我就迫不及待地说:“我的车被人抢去了,快帮我追!”  朋友问:“抢去多长时间了?”  我说:“大约有二十多分钟了。”  “你报警了吗?”  真是忙人无知,我竟忘了报警。  朋友说:“快报警,让警察在前面拦截,我们从后面追上去!”  我慌忙拨打了110,简短地说了出事地点和车牌号。  “我们走!”  朋友开上出租像飞一样向前窜去。  但一直“飞”到县城,既没有发现警察,也没有发现我的那辆车。  我暗叫一声:“完了!”  县城的道路四通八达,谁知到劫匪把我的车开到哪去了?  但我并没有忘记徐名花的重托,我对朋友说:“总是到县城来了,你就帮忙把徐名花的公公拉回去吧?”  朋友想了一下说:“好吧,这样我也能挣点路费。”  可当车驶进医院时,却突然发现我的车也停在院子里,那个劫车的男子背着一个病人塞进了车里。  我冲上前去,一把薅住那个男子说:“好哇,你这个土匪,终于让我抓住了!”  我那个朋友也冲过来,一脚就把那个男子踢得跪在了地上。  那个男子抬起头来,苦苦哀求说:“好爷爷,好叔叔,我并不是坏人,我是被逼到了这一步。让我把我爸送回家以后你们再惩罚我吧!”  我狠狠地盯着他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家住哪里?”  他说:“我叫陈雨欣,家住本县马镇荷花村。”  “你就是陈雨欣?”我的口气缓和了下来,“难道徐名花请我来接你爸你不知道吗?”  “我哪知道哇!我才从山西赶回来,手机早就没电了!”  我说:“你真是个笨蛋!你为什么不问问我?你为什么不承包我的车?你不知道劫车犯法吗?”  他说:“我没想那么多,我就想尽快把我爸接回去!”  不知道什么时候警察也围了拢来。一个警察看了看我的车牌号问:“刚才你们谁报的警?”  我说:“是我报的警。”  “怎么,你自己把劫匪抓住了?”  我说:“哪是什么劫匪啊,是一个朋友和我闹着玩儿。因为我没看清他的脸,所以就报了警。”  “乱弹琴!”警察教训我说,“胡乱报警是要负刑事责任的,你知道吗?”  我忙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实在对不起!”  警察气哄哄地走了。  我把陈雨欣从地上拉起来说:“没事了,走吧!”  朋友把我拉到一边,悄悄地说:“怎么?他劫了你的车,你就这么算了?”  我说:“还能怎么办?得饶人处且饶人吧!”   共 14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隐睾的术后护理方式
昆明癫痫好的研究院
昆明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

上一篇:致青春三

下一篇:拾荒者4

友情链接